歡迎來到深度學習創新實驗室

 這套設計過的學習方案中,運用了第五項修練的學習型組織模式建立、營隊競賽設計、職能基準的評量手法、線上遊戲設計概念還有一些網路行銷技能,然後以讀書會的方式呈現。目的是為了深化學習的效益, 這是這套學習方案設計的原始的動機,也是成立深度學習創新實驗室計畫的目的起源。

AKS讀書會 募集中

課程資訊

公佈最新學習方案課程內容及時間

心得產出

透過共學經由討論、分享產出的內容

與我們聯繫

歡迎對於深度學習創新實驗室的學習方案有興趣的朋友與我們聯繫

4月 : 餐巾紙的背後
5月 : 善良者必懂的49個暗黑賽局
6月 : 行銷 4.0
7月 : 斜桿青年
8月 : 鉤癮效應

未定

AKS 讀書會第一期上課情形

天籟之戰版的讀書會─如何將知識轉換成技能,談具體內容如何產出

作者:蔡豐全

此次共學的方式是以讀書會的型態進行,有別與傳統的讀書會,所以有人戲稱這是天籟之戰版的讀書會。方案設計的架構可以參考學習方案設計說明,所以也不多贅述。

方案的目的是參考職能基準跟職能內涵(知識、技能、態度),因此要打造的不是只有觀念上的知識,希望知識能夠具提涵蓋技能並進行態度轉換。What, How 跟Do 是在這個讀書會型態上具體的展現。

第一階段進行鬥書,由參與的學員選出個人推薦的書本,在取得多數人同意之下成為指定用書,在這樣制度下選出的書其實不一定具備能滿足知識跟技能兩個要求,選中的書,有只談社會觀察跟概念,無法完全滿足What, How 跟Do的需求; 有的書確實也滿足這樣的需求,但在這樣方案設計之下架構顯得薄弱,無法撐起整個局面。

因為有導入賽制,薄弱的內容會在呈現時顯得軟弱無力,也無法帶入個人風格跟能力,在這樣的要求之下,整個呈現出來內容出現大轉彎,有幾個特點。

一 以我為出發

把個人的專業、生活經驗、生活態度、人生哲學透過書中的架構來說明,因此每個人雖然講的都是同一本書,但是內容完全不重覆,分享的是個人看法,展現出十足的多樣性,但都藉由書中內容架構來驗證。

二 局部的放大

有些書像小品,內容零散,套入What, How跟Do 有無從下手的感覺,此時就可將書中內容進行梳理,挑出某一個部分,並針對這一個部分放大解釋。

例如,在第二本的選書善良者必懂的49個暗黑賽局,將書中的脈絡梳理成三部分,分別為 :

組織的運行
職場的競爭
自我的提升

將"自我的提升"這一個部分,放大當成主軸,其他部分就輕輕帶過。

三 內容的比較

將相同的經驗值拿來跟選定的書進行比較,相同的經驗值可以是書,可以是電影,也可以是戲劇…..等等,比較方式可以進行同類型比較,或是相異型比對。

拿善良者必懂的49個暗黑賽局跟富豪哥教你的事比較,兩個作者都是出身於日本的人生勝利組,一個出生貴族,一位出身平民,一個篤信人性本善,一個主張權謀,都一樣獲得名聲跟財富,看似不一樣的人,但在一些事情看法又殊途同歸,將兩個人相同的部分進行比較跟展現。

四 價值的連結

選書的書中,有些只有What, 缺乏How 跟Do, 或是只有What 跟Do, 但是缺乏 How。 在原有的內容無法撐起這個方案設計的要求,於是就必須引入外力,來讓整個內容呈現的行為順暢。

像斜槓青年主要的是在社會觀察跟觀念的釐清,在這樣的方案之下,單一書籍是無法滿足方案的需求(What,How,Do),於是就必須引入一些外部的經驗,關於Do 跟How,如前面敘述,外部的經驗可以是書、影片、任何可以跟這本書進行架接,透過架接的部分來展現出What、How 跟Do。

五 方式的延伸

選的書內容偏小品缺乏明顯的內容結構,展現不出How 跟Do。這時候又可以借助跟之前一樣的外力,但外力是跟選的書是同性質,被選的內容本身就已經有完整的What, How 跟Do, 此時就可以進行移轉,在解釋清楚兩者之間的同質關係之後,就可以轉到後則且以後則為說明重點。

例如選書是”善良者必懂的49個暗黑賽局”,但可以選擇大陸劇 “後宮甄環傳”,就可以借助後宮甄環傳 來發展出 What, How 跟Do。

以”善良者必懂的49個暗黑賽局”這本書為例,三組學員就發展出以下的版本:

『從暗黑49看富豪哥25』
『從餐巾紙看暗黑49』
『妯娌間的暗黑49』
『從暗黑49看解夢人生』
『我的暗黑人生49』

 

AKS 讀書會第一期結訓

離開學校後,要如何保持持續性的學習?

個人的學習要耐得住寂寞,除非有很強的意志力或目的性,否則很容易就放棄,特別是已經工作的社會人士,有沒有更有效率的方式來幫助學習?

曾有幸參加過一個很棒的讀書會,來了幾位有名的講者分享,當初有給我很不錯的想法,但假若現在問我,這幾位講者講過甚麼 ? 或是問當初參加過讀書會的同學,應該多數人都不記得了。

另一種是網路上的讀書會,找了一些很優秀的講者來分享對這本書的看法,過一段時間,參加過的人還記的講過甚麼嗎? 或許有些人會說,當初講者一句話給他很大的啟發或感動,這都有可能。

同樣的時間,能不能增加時間上的效益 ? 我想。

美國學者杜威,強調作中學的經驗主義者。事實上勞動力發展署從澳洲引進一套職能基準中的職能內涵也是遵循這樣的方法,強調是作中學,會比單純靜態學習效果更佳,再運用評量的手段,來驗證學習的效益。